当前位置: 外汇在线开户网 > 外汇投资> 正文

teslastockpricetoday

tesla stock price today


堵住 苏伊士 运河的巨轮脱浅,全球重要贸易 动脉通行希望升温周一(3月29日)堵住苏伊士运河的巨型 集装箱轮至少已部分脱浅,这是使全球最重要贸易动脉之一再次通航的第一步。


  海事服务供应商InchcapeShippingServices在一封电子邮件 中说,埃及当地时间上午4:30左右,“长赐号”已成功脱浅。


  据苏伊士运河 管理局称,试图动用10艘 拖船将这艘集装箱轮移位。


  苏伊士运河管理局在一份声明中说,堵住苏伊士运河的“长赐号”集装箱轮已经成功脱浅,周一将继续将其移离水道的作为。


  该船的航向已修正了80%。


  目前尚 不清楚运河何时可以重新开始通行 船只


  该集装箱轮的船体损坏,目前尚不清楚它多快能够让让出航道,以供其他船只通行。


  船体长度比运河还宽的“长赐号”自上周二(3月23日)以来打横堵住航道,造成了数百艘船舶无法往来于运河,对于已经承压的全球供应线雪上加霜。


  救援小组使用拖船和疏浚设备,希望该集装箱轮的船艏能够离开河岸岸边,船艏至少陷入五米。


  一旦该集装箱轮清出水道,当局将设法恢复船只通行于这条运河,该运河约佔世界贸易量的12%。


  之前的数字显示,共450艘船只因此被卡住。


  其他船只则转向了绕道非洲南端更长的路线。


  苏伊士运河管理局(SCA)主席OsamaRabie周日对埃及ExtraNews说,至少有369艘船只等待通过运河,其中包括数十艘集装箱船、乾散货运船只、石油油轮和运送液化天然气(LNG)或者液化石油气(LPG)的船只。


   过去几年,美联储在储备银行 董事方面取得了一些进展, 女性和少数 族裔董事的 总数从2017年的20人增加到今年的27人。


  同期,储备银行分支机构总数从42家增至51家。


  报告建议,美联储让董事选拔过程“更加透明”,这样就可以在遴选成员的过程中对其进行评估。


    康迪-布朗和尼加德写道:“还有一种感觉是,这些原则绝大多数都是从内部提拔的,造成了群体思维和智力同质化的风险。


  ”美联储官员多次因其内部缺乏 多样性而受到质疑。


    美联储主席鲍威尔2月在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HouseFinancialServicesCommittee)的听证会上被问及此事。


    “我想说,在这个问题上,我们还没有达到我们希望的水平,”这位央行行长当时表示。


  “这是我个人致力于做的事情,美联储的所有领导层和整个美联储都非常关注加强我们员工的多样性。


  ”  不过,这些问题比高层要深入得多。


  作者利用美联储自己的研究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自1914年美联储成立以来,女性和少数族裔在地区董事会的代表一直不足。


  这些 理事会选出地区主席,帮助理事们在利率和货币政策的其他方面做出决定。


    直到 20世纪 70年代末,才有非 白人担任美联储理事,直到20世纪70年代末,非白人在美联储理事职位上的 比例还不到10%。


  直到20世纪90年代,女性董事才占到董事总数的10%,截至2019年, 这一比例已达到37%。


  研究还发现,制造业的董事比例偏低,只有5%的董事拥有经济学博士学位。


    我得出的结论是,假定不发生大规模的战争,没有大规模 的人口增长,那么,“ 经济问题”将可能在100年内获得 解决,或者至少是可望获得解决。


  这意味着, 如果我们展望未来,经济问题并不是“ 人类的永恒问题”。


    您也许会问,为什么这样就让人惊诧?这的确值得令人惊奇。


  如果我们不是眺望未来,而是回首过去,就会发现,迄今为止,经济问题、生存竞争,一直是人类首要的、最紧迫的问题——不仅是人类,而且在整个生物界,从 生命的最原始形式开始莫不如此。


    因此,显而易见,我们是凭借我们的天性——包括我们所有的冲动和最深层的本能——为了解决经济问题而进化发展起来的。


  如果经济问题得以解决,那么人们就将失去他们传统的生存目的。


    那么这对人类到底是福还是祸呢?如果你完全相信生命的真正价值,则这一远景至少 为我们展示了从中获益的可能性。


  不过,那些经过无数代的培养,对于普通人来说已是根深蒂固的习惯和本能,要在几十年内加以悉数抛弃,以使我们脱胎换骨、面目一新,是难乎其难的。


  虑及这一点,我仍然不能不感到非常忧虑。


    用我们今天的话说,这会不会引起普遍的“精神崩溃”呢?对此,我们已有了些许体会。


  我所说的这种精神崩溃现象在英国和美国富裕阶层的家庭妇女中,已是极为寻常。


  这些不幸的妇女,她们中的许多人被自己的财富剥夺了传统的任务和工作,由于经济上的必需这一刺激已经消失,所以她们从烹调、洒扫和缝补这类活动中已不能得到足够的快乐,而又难以找到更愉快的消遣。


    对那些为了每日的面包而辛勤劳动的人来说, 闲暇是一件令人向往的乐事;而当这种向往成为现实时,他们才发现原来是另一番滋味。


    据说有这样一段墓志铭,是一位打杂女工为她自己写的:  别为我悲伤,  朋友们,  别为我哭泣。


    现在我什么也不用干了,  而将永远永远地休息。


    这就是她的天堂。


  如同其他渴望闲暇的人一样,她想象要是让别人来歌唱而她在一旁倾听,这样打发时光的方式将是多么美妙,因为在她的诗中还有这样两行:  天空中回荡着圣歌和甜美的音乐,  而我在一旁倾听,什么也不做。


    然而,只有对那些不得不歌唱的人来说, 生活才是差强人意的——可是我们当中又有几人真正能够放声歌唱呢!  因此,人类自从出现以来,第一次遇到了他真正的、永恒的问题——当从紧迫的经济束缚中解放出来以后,应该怎样来利用他的自由?科学和复利的力量将为他赢得闲暇,而他又该如何来消磨这段光阴,生活得更明智而惬意呢?
  • 23人参与,0条评论
{音乐代码}